甜葵小兔

【鲑鱼/前任架空】我们 4

>>>



ooc属于我自己。勿上升真人。



4
南优贤在金圣圭的肩膀上抑或是怀抱里睡的很舒服,像妈妈怀里安静的小朋友。金圣圭有时会转过来摸摸他的头发,他觉得只要现在陪伴在南优贤身边就很好了。
南优贤醒来的时候,药也正好要吊完了,又是十一点。南优贤即使是醒来的却还是睡眼惺忪的样子,就好像随时只要背挨着什么就能马上睡着一样。
金圣圭牵着南优贤的手回家。这种身体接触并没有让南优贤觉得尴尬,反而让他觉得很舒服很自然。大概,是还爱他吧,他现在这样更让自己愈发爱他。
“优贤呐。”“嗯?”跟我走吧…我不想看到现在这样的你。”南优贤虽然心里一颤,但是言语上没做出多大反应“说什么呢你,赶紧回家睡吧。”
金圣圭沉默了一路,他不知道该怎么打破他们之间的距离。
第二天,金圣圭起床的时候发现南优贤已经走了。可能是自己真的不能让他好好面对吧,弄得他那么尴尬。南优贤只留下了一张字条,三个字,压在三明治底下:吃早饭。至少这三个字能让金圣圭觉得心里舒服点。
吃了午饭上完课,南优贤坐在办公桌前手撑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,听到对面桌的女老师叫自己的名字才缓过了神。
“优贤啊,我们在讲初恋呢。你也说说你的吧。”南优贤对于这个问题一直很寡言,他半张着嘴不知道说什么好。“诶~优贤这么大了不会还没有谈过恋爱吧,给我们说说他。“
“他…就…很好啊。”南优贤硬是从嘴里憋出这几个字来。“就没了?再没有点别的叙述?”南优贤叹口气又吞吞吐吐,“他…唱歌很好听,明明是…很粗心大意的人,却能记住我的爱好…他不爱吃甜的,却因为我喜欢吃蛋挞…他很会照顾我,生病会带我去医院…可是最后…我们还是分手了。”
女老师们很有眼色,看见他一个人沉浸在那种孤独伤感的坏境里就没有打扰他。
把南优贤从那个迷离徜仿的世界里揪出来的是金圣圭的电话,他盯着电脑上的名字看了好一会儿才接。“喂…”“优贤啊,外面下了很大的雨,我来接你,你在学校别走。”“不用了,我自己能回去。”“别说了,在那等着。”
南优贤没说什么,挂掉了电话,带着一丝苦笑。明明都分手了不是吗?干嘛还要跑回来找我,干嘛还要对我这么好。金圣圭,你什么意思?
南优贤抬头看看窗户。雨…吗?像那天一样的滂沱大雨,灰蒙蒙的天,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,就像老天也知道要发生什么一样。




南优贤上完声乐课,没有带伞,原本说好来接自己的金圣圭也不见了踪影。南优贤顺着学校带顶的楼道走,风雨频频飞进来,咬咬牙飞奔进大雨里,好不容易跑到了学校的拐角处,南优贤又冷又饿,一抬头,却看见了金圣圭打着伞扶着那个暗恋他很久的女孩子。南优贤放慢了脚步,跟着他们,看见金圣圭送她到了女生宿舍的门口。
金圣圭转身见到了浑身湿透瑟瑟发抖的南优贤,连忙走上去想为他撑伞,“优贤啊…”一直堆积的不满与埋怨让南优贤有些恼怒,狠狠的推开了金圣圭,“你别过来。”金圣圭无措的看着他,“优贤啊…怎么了…”
南优贤并没有恼怒他给别的女生撑伞,而是金圣圭长期不能拒绝别人的性格,就像他说的,他一直是烂好人。不管是合理的,不合理的,只要别人拜托他,他就会答应。
南优贤是相信金圣圭喜欢他的,但是他的喜欢是排在这些事情之后的,明明是答应自己的事情,却撇下自己去帮别人。明明是跟他告白了很多次的女孩子,他可以不计较他的感受,送那个女孩子到宿舍门口。他总是这个样子,让南优贤觉得,他对金圣圭而言好像没那么重要。
南优贤咬着快要发青的嘴唇,扯出几个字,“我们分手吧,金圣圭。”金圣圭皱了眉,即使隔着一层雨帘,他还是能看到南优贤难过的表情,“优贤啊…别这样。”
南优贤抬起头,带着哭腔,眼泪好像混杂着雨一样流下来,“我说,我们分手吧,金圣圭。这样的爱,我受不起。我好累…我觉得我对你不重要了…”金圣圭试图向前,“你真的这么觉得吗?”南优贤却躲开了,“难道不是吗?你可以把我的事情排到最后,你学不会拒绝的性格让我很累,我受不起了。”金圣圭直起了身子,“南优贤,你是知道的,我有多爱你。”
金圣圭心里有些自嘲,不管他竭尽自己多少温柔来宠他包容他,他从未想过自己的性格会使他离开自己。但是南优贤,仅仅是这样就要分开了吗?你永远是这样,自私任性,喜欢的时候比谁都要大胆,只要受到一点伤害,就迫不及待的逃开。金圣圭看着眼前哭的泣不成声的南优贤,不知所措,心中疼的厉害,想去安慰他,却被他的话伤的体无完肤。
“就这样,分手吧…金圣圭…”金圣圭难以置信的看着南优贤,他第一次知道原来南优贤也可以这么残忍。
“我是爱你,南优贤,我想这点你比谁都清楚,但是我还没有到没了你就活不下去的程度。你要记住,南优贤,这是我对你说的最重的一句话。你看,南优贤,不管你伤我伤得有多深,我还是对你下不了狠心,我就是爱你爱的无可救药,但是如果分手是你想要的,那么,如你所愿。”金圣圭把伞放在南优贤面前,转身离开,走掉了。
那是南优贤见他的最后一面,在泪眼朦胧里看到他离去的背影。自分手后,南优贤再也没见过金圣圭,尽管朋友圈相同,可南优贤再也没遇见他了,连给他最后后悔的机会都没有。

【鲑鱼/前任架空】我们 3

>>>



ooc属于我自己。勿上升真人。


3
闹铃没有响,南优贤睁开眼看到的是金圣圭在翻自己的衣柜。看南优贤有点动静,金圣圭把他找出来的衣服往床上一扔,“起床了起床了,你知道现在多晚了吗?已经快要八点了。”
听到这个数字,南优贤一下清醒了,喂老师八点二十报道啊。南优贤心里骂了句脏话,然后以火速奔出去。
“反正也晚了,我送你去学校吧。”这是个陈述句,容不得南优贤对此有任何不满就跟着金圣圭上了车。这个时间有点堵,但是到学校也没花多久。
南优贤恨不得在路口看见学校大门的时候就下车奔过去,真的是还好有安全带这种东西的发明。到了学校门口,南优贤正准备下车就被金圣圭的胳膊挡下了。
“反正都迟了,再迟个几分钟也无所谓。这是鸡汤。”金圣圭说着从后座提过来一个黑色的饭盒袋子,“还有,把这个吃了,你刚可什么都没吃。”然后又从车门的侧兜里拿出来一个不知何时买的三明治。“好了,现在可以走了。你不是很急吗,怎么还不下去。”南优贤被这种突如其来的温暖弄的不知所措,缓了几秒才应了,悠悠的下车。
“他那样走路真的不会摔死吧?”金圣圭大人皱皱眉头然后发动车去公司,他也迟到了,虽然他不用太担心迟到这种事儿。
到了公司大门就瞅见张东雨那鬼鬼祟祟的样子了,金圣圭悄悄的从后面打了他后脑勺,“这么晚了你才来!是让我炒你吗!”张东雨被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地上,“你不也是这么晚来!”
金圣圭轻咳了一声,“送他去学校了。”张东雨后知后觉,“你那个小宝贝儿?”金圣圭轻声应着。“什么时候带给浩沅看看,他可想见了。”张东雨露着牙龈边笑边撞金圣圭的肩膀。“我跟他的事儿,急不得。”金圣圭轻笑,说罢两人一起上了电梯。
“哟!南优贤老师今天这么晚才来呢。”李成烈坏笑,“鸡汤谁煮的呀?”南优贤边叹气边坐下,“难不成还是我自己吗?”李成烈扑到南优贤这边,“那是谁啊?”南优贤抿抿嘴,顿了好一会儿,“就是…一个朋友。”李成烈皱眉,“朋友?朋友能对你那么好?至少看得出来他挺关心你的。”南优贤苦笑,“他对谁都很好。”想起昨晚无比酸涩的对话就令他浑身无力。
南优贤下午只有一节课,从中午开始胃就很不舒服,他想着要不然去李成烈那里蹭一顿饭,但是还是怕给他添麻烦,就回家了。
回到家里躺在床上,胃的疼痛没有任何转机,身体一直在冒虚汗,好难受。躺在那里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金圣圭回家的时候又提了很多食材,看见南优贤在床上睡得正香,他索性也没有打扰,给南优贤盖好被子,整了整乱糟糟的头发就出去做饭了。
做好了饭已经要七点了,金圣圭见南优贤还不起床出来吃饭,有点生气,有胃病的人怎么能不吃饭啊?金圣圭进到房间里,硬拉硬拽把南优贤弄到餐桌前。
南优贤看着眼前的饭菜,什么胃口也没有,只吃了几口米饭就无法下咽了。金圣圭看着他,心里暗暗的生气但是又担心,这家伙为什么什么都不吃。
收拾完以后,金圣圭从买的一顿东西中找出一盒牛奶,倒进杯子里递给了南优贤。南优贤想着没事,也没拒绝,接过来就喝了,可没喝几口,他就开始作呕,猛的放下杯子,冲进了洗手间。不一会儿,金圣圭便听到了呕吐的声音,跟过去,看见南优贤趴在那里吐眼泪在往下流,感觉在掏空自己的身体。
金圣圭赶紧从厨房接了杯温水给南优贤漱口,南优贤感觉好点了,慢慢直起身子,漱了一下口,还没等金圣圭问什么,一个转身又开始吐起来。直到南优贤吐够了以后,他才站起来,靠在墙上,脸很苍白,金圣圭把他揽在自己怀里,轻轻的拍着他的背。“没事了优贤啊,没事了。我带你去医院好不好?”南优贤把自己的身体重量都压在金圣圭的肩膀上,“我睡一下就好了。”
金圣圭已经做了决定了,从衣柜里拿出了暖和的衣服,给南优贤穿上,扶着搂着他到了医院。医生说,是低烧,吃东西冒了风,挂吊针就好了。
金圣圭扶着南优贤到输液室。护士看见他,“又带弟弟来看病啊?”金圣圭点头。冬天容易生病,你弟弟身子骨挺弱的,好好照顾他。”说着冰凉的液体已经进了血管。
金圣圭扶南优贤坐下来,让他靠着自己睡觉,金圣圭搂着他,搂的很紧。“优贤啊,你这样生病,我也会难受的。”说着,在南优贤额头上留下一吻。

【鲑鱼/前任架空】我们 2


>>>

occ属于我自己。一切内容切勿上升真人。




2
南优贤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了,他很久没睡过懒觉了。随手一抓,发现金圣圭已经帮他给手机充了电。心里还是暖暖的。
南优贤下床,拉开窗帘“是个明媚的周日。”笑笑,就走了出去。南优贤发现金圣圭的房门还是关着的,这家伙还会睡懒觉的吗?不是吧,肯定是已经出去了。可往玄关一瞟,他的鞋整整齐齐的摆着。
南优贤顿了好久,犹豫着该不该进他的房子里看看,手在门把上放了又放,犹豫着。最后还是轻轻的扭动着门把手,尽量不要让门发出声音走了进去。
金圣圭果然还在睡觉。他的侧脸很好看,南优贤自认识他就这样觉得。金圣圭抱着胳膊侧躺着,皱着眉头,额头出了很多汗,被子被踢得老远。南优贤呼了口气,轻轻的走过去,蹲下来看着他,然后把被子盖在他身上。
“好好睡吧,圭哥。”南优贤很久没这样叫过他了,金圣圭比南优贤大两岁,是哥哥,可是南优贤以前几乎都是直呼他大名。
金圣圭是浅眠,只要发出一点声音就会醒,所以很难睡得好。他还是听到了这句,慢慢的清醒起来。“真好。”他低声喃喃到。
南优贤的烧虽然退了,但是感冒还没好,最显著的症状就是一直流鼻涕。洗漱完毕后,他也不饿,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兼玩pad游戏,抱着一大盒抽纸,用一张扔一张,不一会儿地上就是白花花的一片纸。
金圣圭慢慢的起来了往外面走,看见地上一片纸和激动的不行还在吸鼻子的南优贤,“你干嘛呢?”南优贤被吓了一跳,“啊啊…那个…玩游戏。”金圣圭悠悠的精神恍惚的进了洗手间,出来的时候南优贤还在玩。
“你就不能把地上收拾一下吗?要不然你就别往地上扔,你一个人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。”金圣圭边捡着卫生纸边说。这句话触动了南优贤,怎么活的吗?“就…这样…没有人…我一个人…活。”金圣圭突然停下了,他很心疼,很难受。
“所以…所以我现在跟你住你就不会活得太糟。”
“感冒好点了吗?”金圣圭没抬头,他怕对上南优贤的眼睛。“好是好点了,就是一直流鼻涕,啊嘤难受死了。”南优贤撅撅嘴,擤了一下鼻子就又玩起游戏来。金圣圭心里一颤,分手这么长时间,他还是会像以前那样跟自己撒娇,抱怨,像他的小孩子一样。
“中午吃什么?大酱汤可以吗?”金圣圭拿抹布擦着电视柜。“好啊好啊!阿嚏!”南优贤打了个大喷嚏。“家里又不热,干嘛穿这么少啊,我跟你说过多少次,你就不能爱惜一点自己,要不然你怎么当我的…”金圣圭给南优贤披衣服的动作停下了,啊,对啊,他们分手三年了,他已经不是自己的了。南优贤也停下来,然后赶紧从金圣圭手里拿来毛衫,“我自己可以的。”
这样,挺尴尬的。南优贤望着金圣圭在厨房里的身影,这几年,肌肉多了不少嘛,但是也瘦了不少。
“来吃吧。”南优贤听到这声就像只小狗一样奔过去了。“慢点,没人跟你抢。”金圣圭摆好碗筷。“怎么样?好吃吗?”“好吃好吃好吃!肉真好吃。”南优贤笑起来眼睛像月牙一样。
“你现在干什么工作呢?”金圣圭吃着问。“老师。”南优贤咽了一口米饭。“看不出来,你都能当老师。”金圣圭笑笑。“喂,我怎么不能当老师了,虽然是音乐老师。我教的可是高中生!”南优贤撅撅嘴。金圣圭笑起来“我从来没觉得教幼儿园的音乐老师和教博士的音乐老师有什么区别,不都是唱歌吗。”
南优贤撅着嘴,漫不经心的其实很想知道的问着:“你呢?”金圣圭叨了一口菜,“没什么,总经理。”南优贤心里暗暗的想,能把这么高尚一职务说的跟路边卖炒年糕的一样的也就只有你了,“混的不错啊。”金圣圭勾了勾嘴角,“能养活我自己和爸妈,还能有点余裕,还行吧。”南优贤低了头,用筷子戳着碗,还有一个问题,他不知道该怎么说,大概是…
“你谈恋爱了吗?”异口同声。“我…我…还没呢。”金圣圭挠挠头。“啊…我也是。”南优贤笑笑。
这个午饭吃的足够长,已经快到下午两点。南优贤的感冒并发症就是嗜睡,躺在沙发上一会儿就睡着了。金圣圭洗完碗出来就看见他躺在那,笑着摇摇头,从房子里拿来了被子,轻轻地盖在他身上。
金圣圭去了超市,买了一只老母鸡和一些食材,看到南优贤冰箱里只有方便面和冰淇淋的时候他就败给这小子了。回家的时候还路过一家糖果店,就顺便给南优贤带了点水果糖什么的。
回家的时候南优贤还没醒。“真是个小懒虫。”金圣圭一边掏东西一边说着。“什么…”南优贤翻腾着身子,揉着眼睛坐起来。“我说你小懒虫,现在几点了知道吗。”金圣圭在厨房里系围裙。“唔…你要做什么吗。”“鸡汤。”
南优贤表情慢慢淡下来,慢慢地吐出一句话,“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?”金圣圭的手停了一下,“我一直都这样。你不是知道的吗,我就是这样的烂好人。”南优贤哦了一声,靠在沙发上。他,我,我们。

【鲑鱼/前任架空】我们 1


太太有话说—

这篇文章是我还在贴吧的时候写哒,不知道会不会有贴吧的小朋友发现我哈哈。

因为一些原因不玩贴吧了,决定在lof把它更下去,算是想治一下我这个拖延症晚期,想给自己的文章写下去,到完成。

希望大家踊跃地催我,哈哈。


ooc属于我自己。一切内容勿上升真人。



>>>

1

南优贤开门的时候金圣圭就站在门口,提着一个小行李箱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,耳朵上还扎着那个黑色的钻耳钉。不知道是因为门外吹进来的风还是被吓了一跳,南优贤打了个机灵,瑟瑟发抖,开口说话,浓重的鼻音黏黏糊糊的根本不知道他说了什么。心里满满的疑惑和不可思议,金圣圭怎么知道我住这儿?金圣圭目测南优贤是发烧了,撇撇嘴往进迈一步,关上门,拎着南优贤就进去了。

南优贤皱着眉头,心里的不解想说也说不出来,脸颊上满是红晕,吸着鼻子。金圣圭进屋还没来得及让南优贤反应,就把他拎到床上,给他盖好被子。“你....”南优贤还没说完,金圣圭便打断了“别说话了,你说那话谁听得懂。”他还是那样,没变。南优贤心里默默地想着。

金圣圭在南优贤的乱七八糟的公寓硬是翻到一个体温计,给南优贤量好以后坐在他旁边半是责备半是心疼的看着他“你发烧了,说吧,你在家窝了多少天。”这傻子肯定嫌麻烦不去医院在家窝着。

南优贤对于眼前的情况很是不解,他换了手机号,并且也一直关机,金圣圭是怎么知道他住在这的?还找来,有意思吗?

金圣圭并没给他任何解释,从他的衣柜里找出来几件衣服“起来,去医院。”

南优贤傻愣愣的穿衣,穿完后才发现不对,自己干嘛听他的,但无奈身体无力无法做出反应,晕晕乎乎的跟着金圣圭出了门,晕晕乎乎的被带到了小区旁边的社区医院,反应过来的时候,金圣圭已经不在了,南优贤慌了,四处望,他不会又是丢下自己走了吧?南优贤低头。一个护士看见他到处望,把口罩摘下来一点说“别望了,你哥给你买吃的去了,不吃饭怎么挂针啊?也是,你烧成这样才把你送来医院。”护士摇摇头进了诊室。

南优贤尴尬的张张嘴,正要低头的时候,从余光里看到了金圣圭的身影,提着一碗粥回来了,放在旁边的桌子上,“来,我买了你爱喝的。”原来他还记得啊。南优贤打开盖子是白花花的蜜豆粥。南优贤喜欢喝这个,但是他不吃豆子,所以金圣圭每次得跟服务员解释半天蜜豆粥里不要蜜豆。

想着想着,就笑了。拿着勺子就往嘴里面送。还没等金圣圭说完那个‘烫’,就听到了南优贤小狗一样的哀嚎。金圣圭叹了叹气,拿来一杯温水给他,“傻不傻。”南优贤尴尬的笑了笑,眼睛眯成一条缝,还是那么好看。

终于到了南优贤打针的顺序。南优贤怕打针,以前有金圣圭陪他,金圣圭不在的这三年,他能避开打针就避,因为他怕啊,没有金圣圭他要怎么办。看见护士拿出的针头,南优贤的手本能地向后缩了缩,护士不禁失笑了“小伙子都这么大了,还怕打针啊?怕的话就抓着你哥的手。”还没等南优贤有什么辩解,右手上就多了一丝温暖,是金圣圭的手。那么熟悉的感觉。

“嘶..”针管里见了鲜红的血,护士帮南优贤调好了流速就说可以到外面坐着了。护士一走,南优贤就抓了个机会“你怎么在这?”金圣圭头都没抬,拿着开的药“等你打完针再说。”
南优贤只好先跟着金圣圭出去了。坐着坐着,也是最近太累了,就睡着了。

南优贤再次醒来的时候,他发现自己靠着金圣圭的肩膀,身上还盖着金圣圭的风衣,他急忙将自己的头移开,抬头看,正好吊针也快打完了。金圣圭正在拿手机玩游戏,见南优贤有点动静,转过来看他:“醒了?好点没?”

南优贤点点头,至少他现在脑袋倒是挺清醒的。南优贤刚想开口,金圣圭便先开口了“我是在中介那边看到你房子想合租,我之前的房子离公司太远了,在这之前,我也找过其他的,但想着一个人不划算,看到有合租,觉得还不错,但我并不知道是你。”南优贤看着他,突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,看着他分明的脸部棱角。我们,三年没见了啊。

南优贤的针吊完了,“如果明天没好转,继续来挂针啊。”说罢,护士提着针走了。金圣圭给南优贤穿好衣服,与他肩并肩地走。南优贤摸摸自己的肚子,饿了,最近吃的外卖估计都被自己吐完了。转眼到了楼底下的超市,南优贤正想进去弄完拉面,就被金圣圭硬生生的拉回来,“生病了还准备吃什么?回家我给你做。”

南优贤撇撇嘴,他什么时候还学会做饭了?

回到家,南优贤顺手从鞋柜上拿了把钥匙给金圣圭,“你的钥匙。”说罢便直接躺在沙发上开电视。金圣圭见状摇摇头,然后进了厨房,看着布置得整齐的厨具,却都是没动过的样子,金圣圭笑了,就知道是这样,这么大了,连饭也不会做,果然你只适合呆在我身边。心情愉悦的把餐具洗了一遍,然后就开始不紧不慢的做起饭来。
南优贤脑袋有些转不过来,看着厨房里忙碌的金圣圭,明明之前对自己的态度那么冷淡,但在他生病之后,带自己去医院,现在又给自己做饭,他有点跟不上他的思维,但是,有一点,是可以肯定的,金圣圭变了,南优贤想到这不知是喜还是忧,胡思乱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什么来,也就不去想了,就随机应变吧。
很快,金圣圭就端来一碗皮蛋瘦肉粥,以前,南优贤喝的时候总是要把所有皮蛋放在金圣圭碗里,自己吃肉,还总以为金圣圭发现不了。南优贤望着粥上面的皮蛋,不知道怎么办。金圣圭看着他,叹口气“拿过来。”然后很熟练的用筷子把皮蛋都挑完了。
南优贤总归是饿了,吃得很快。“考虑的怎么样了?合租。”金圣圭慢慢的开口。“啊..这是契约,你看没问题就这样吧,你房间在那。”南优贤从电视机旁边拿来一张纸。“啊,没问题。钱我会给你打好。你去睡吧,碗我来洗。”金圣圭说。
南优贤哦了一声进了房,他不知道现在是好是坏,是什么情况。金圣圭洗完碗就想去睡了,他们的房间是对面,他望着南优贤的房间好一会儿,才进了房。南优贤听到他关门的声音,才闭了眼。你,我,我们啊。